山西寿阳:“对症下药”拔“穷根”日子更加有奔头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山西寿阳:“对症下药”拔“穷根”日子更加有奔头
2020-10-29 10:00:15 来源: 互联网

> > 综合 > 正文

■本报记者 曹英 ■吴晖 “我家种了十亩梨树,间种了五亩豆子。光去年卖这个玉露香梨就挣了两万多元,今年豆子估摸着也能挣个几千元。”正在村口空地上忙着晾晒、收割豆子的脱贫户侯元生见到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瞬间打开了话匣子,还邀请我们到家里坐坐。 侯元生和妻子李秀平是山西省寿阳县上湖乡上湖村人,原先家里只种玉米,收入微薄,还要供养两个上大学的孩子。“咱都是吃了没文化的苦,不想让孩子也像我们一样。那会儿东借西凑、家里开不了锅,也要咬牙供她俩上学!”李秀平语气坚定地向记者诉说道。 如今,在寿阳县产业脱贫、“雨露计划”等扶贫政策的帮扶下,夫妻俩不仅自力更生脱贫致富,而且日子也越过越红火。“大女儿已在太原省城工作,小女儿在晋中市工作,今年结了婚。我们老两口每天种种地,跟村里人拉拉家常,这日子过得挺好!”看着屋里墙上挂着的女儿结婚照,李秀平满心欢喜。 培育富民产业:让大伙儿有活干、有钱挣 寿阳县上湖乡常村,是个典型的北方山区农村。因山区耕地地块小、农业机械化程度低、大量劳动力外流、耕作方式落后等原因,村子经济发展水平很低。为了让村民有活干、有钱挣,能过上好日子,以玉露香梨为支柱产业的特色精准扶贫,成为了实现常村脱贫致富的“幸福花”。 在上湖乡常村玉露香梨示范基地的科技服务中心,记者见到了正在忙着跟村民一起将梨箱装车的寿阳县玉露香梨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侯志强。这位曾当了四十多年村支书、如今已年过六旬的老党员,回想起村子脱贫、产业致富的艰辛历程,倍感欣慰又成就感十足。 “以前村子里靠种玉米为生,粮价高低全看年景好坏,收入只能听天由命。农闲时村里人聚着打麻将打发时间,日子是有一天过一天。然而2009年我去南方培训学习后发现,同样是农民,南北差距怎么这么大,为什么我们不可以过得富裕些?”于是从那时起,侯志强心中便有了靠产业致富的想法。 自2010年引进并开始种植第一棵玉露香梨树,常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村民们不再懒散度日,而是每天忙着下地干活、除草施肥、修枝维护,日子过得既忙碌又充实。鉴于梨产业周期长,前期投入大、见效慢,贫困户单独发展风险大等多种不稳定因素,2012年6月,常村党支部成员牵头成立了寿阳县玉露香梨科技有限公司,通过“基地+公司+合作社+种植户”的新型运营模式,引导和鼓励贫困户积极参与梨产业发展。同时,聘请山西农科院果树研究所的专家们深入常村,把技术送到田间地头,送到农民手里。 如今,常村已从远近闻名的贫困村,成为了人人向往的“幸福村”。灌溉、道路、生产用房、2500立方米储藏冷库、350平方米包装车间、科技服务中心、科技示范园区监控监测系统、智能果品分选包装线等软硬件设施陆续配套完备,一座现代化、高标准的梨产业园区在常村这个小山区里已初具规模。“每年参与公司季节性劳作的贫困人口多达300人次,年均发放季节性劳务工资50余万元,人均年收入已超过1万元。看到大家挣了钱,我也很开心!”侯志强的笑容始终挂在脸上。 生态旅游扶贫:村里有活力,百姓有盼头 行走在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寿阳县西洛镇南东村,平展的硬化道路、整齐的太阳能路灯、院墙上彩色的农家生活画、独具特色的地窨院(圪洞院)、古老的三官庙、五佛殿,以及可以采摘居住的“窝窝头山庄”,让人很难想到,这里曾是基础设施建设滞后、文物古建损毁严重、村容户貌水平落后、村集体经济十分薄弱的国家级旅游扶贫重点村。 南东村党支部书记侯志敦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为了让破落村换新颜,一支年轻而富有活力的下乡团队走进了山穷水尽的南东村进行精准扶贫。“除对三官庙及古戏台、五佛殿进行修复外,村里还实施了道路护坡、村容村貌整治、水利灌溉等多项配套工程,累计投入1170多万元。这也为南东村乡村旅游快速发展和多产业融合打好了底子。” “窝窝头山庄”的张红光夫妇是南东村创业致富的带头人。四年来,二人不仅先后为30余名贫困人口提供了就业岗位,还带领南东村及周边各村400多户贫困户销售笨鸡蛋、特色水果、小杂粮、特色手工艺品等农副产品,对南东村乃至西洛镇贫困人口增收起到了巨大的带动作用。 据南东村第一书记武伟介绍,四年来,南东村接待游客达46万余人次,南东村贫困人口依靠发展杂粮种植、设施蔬菜、水果采摘和农副产品销售等渠道增收致富,人均收入达到8000余元。如今,南东村已实现了整体脱贫。 “在咱这南东村沟底,四年里先后有三部抗日题材的电视剧组入驻取景拍摄,并且雇用本村贫困户参演群众戏,我还演过日本人呢,哈哈!”南东村村委主任李喜全爽朗地笑着说,“这不仅让贫困户有了些收入,同时保留的大量布景,也为将来打造南东古村沟底影视城奠定了基础。” 如今,以乡村旅游产业为主,多产业协调发展的南东村,不仅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游客前来观光体验,许多在外务工的年轻人也纷纷返乡创业。“现在生活好了,村里有卫生室,有‘爱心超市’,有公共厕所,扶贫工作队员还帮着采购生活用品送到我们手里。如今家里俩孩儿也有了出息,我们都不想出去了!”脱贫户白天真笑着说道。 “绣花儿”式扶贫:为贫困户办实事、谋福祉 沿着上湖乡上湖村的坡路,记者走进了已有75岁高龄的脱贫户侯治光的住所。屋外的院子收拾得既干净又简洁,屋子是典型的北方窑洞,里屋倒炕靠窗、外屋锅台待客。朴实憨厚的老人家招呼我们进了屋。 “这院子是去年新修的,屋子也是新粉刷的。”侯治光告诉记者,由于房屋年久失修,朝南的房墙都塌了,老伴儿四年前因病瘫痪,且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疾病。乡里了解情况后,去年出资1.4万元给他们老两口改造了新房,同时还提供医疗方面的政策帮扶,对住院、吃药的报销进行全程陪同、帮助。 据上湖村党支部书记董永福介绍,通过采取健康扶贫“双签约”,即当地的卫生院医生和村干部,与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老百姓“一对一”履约服务,不仅实现了服务模式从“被动服务”转变为“主动上门”,服务理念也从“疾病诊疗”转变为“健康管理”,使贫困户真切感受到了党和政府的关心和温暖,增强了大家的健康意识,也提高了老百姓的满意度和获得感。 “给老伴儿吃的60多元的药,我们只要出5块就好,每年能省下2000多元的医药费。申请的慢性病报销今年也全报了。王瑞生医生(签约的家庭医生)也时不时来看我们,心里挺感谢的!”侯治光向记者说道。 扶贫无小事,件件总关情。家住上湖乡段庄村的李昧牛已年过八旬。结合家庭实际情况,乡里为老人家实施了庭院经济养殖项目,通过搭棚养鸡增加收入。寿阳县扶贫办主任曹长青告诉记者,在喂养良好的情况下,一户养50只鸡,每日约产20个蛋收入30元,每户养鸡年收入就可达5000元,有效地帮助了因缺地致贫、缺劳动力致贫、自身发展不足致贫的贫困户们创收。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经过几年来的精准识别、认真走访、因户施策、精准扶贫,寿阳县已累计7212户14002名贫困人口实现本质脱贫,21个贫困村实现摘帽。”在寿阳县委副书记田晓宇看来,扶贫是重要的民生工程,精准扶贫任重而道远。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

  ■本报记者 曹英 ■吴晖

  “我家种了十亩梨树,间种了五亩豆子。光去年卖这个玉露香梨就挣了两万多元,今年豆子估摸着也能挣个几千元。”正在村口空地上忙着晾晒、收割豆子的脱贫户侯元生见到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瞬间打开了话匣子,还邀请我们到家里坐坐。

  侯元生和妻子李秀平是山西省寿阳县上湖乡上湖村人,原先家里只种玉米,收入微薄,还要供养两个上大学的孩子。“咱都是吃了没文化的苦,不想让孩子也像我们一样。那会儿东借西凑、家里开不了锅,也要咬牙供她俩上学!”李秀平语气坚定地向记者诉说道。

  如今,在寿阳县产业脱贫、“雨露计划”等扶贫政策的帮扶下,夫妻俩不仅自力更生脱贫致富,而且日子也越过越红火。“大女儿已在太原省城工作,小女儿在晋中市工作,今年结了婚。我们老两口每天种种地,跟村里人拉拉家常,这日子过得挺好!”看着屋里墙上挂着的女儿结婚照,李秀平满心欢喜。

  培育富民产业:让大伙儿有活干、有钱挣

  寿阳县上湖乡常村,是个典型的北方山区农村。因山区耕地地块小、农业机械化程度低、大量劳动力外流、耕作方式落后等原因,村子经济发展水平很低。为了让村民有活干、有钱挣,能过上好日子,以玉露香梨为支柱产业的特色精准扶贫,成为了实现常村脱贫致富的“幸福花”。

  在上湖乡常村玉露香梨示范基地的科技服务中心,记者见到了正在忙着跟村民一起将梨箱装车的寿阳县玉露香梨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侯志强。这位曾当了四十多年村支书、如今已年过六旬的老党员,回想起村子脱贫、产业致富的艰辛历程,倍感欣慰又成就感十足。

  “以前村子里靠种玉米为生,粮价高低全看年景好坏,收入只能听天由命。农闲时村里人聚着打麻将打发时间,日子是有一天过一天。然而2009年我去南方培训学习后发现,同样是农民,南北差距怎么这么大,为什么我们不可以过得富裕些?”于是从那时起,侯志强心中便有了靠产业致富的想法。

  自2010年引进并开始种植第一棵玉露香梨树,常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村民们不再懒散度日,而是每天忙着下地干活、除草施肥、修枝维护,日子过得既忙碌又充实。鉴于梨产业周期长,前期投入大、见效慢,贫困户单独发展风险大等多种不稳定因素,2012年6月,常村党支部成员牵头141成立了寿阳县玉露香梨科技有限公司,通过“基地+公司+合作社+种植户”的新型运营模式,引导和鼓励贫困户积极参与梨产业发展。同时,聘请山西农科院果树研究所的专家们深入常村,把技术送到田间地头,送到农民手里。

  如今,常村已从远近闻名的贫困村,成为了人人向往的“幸福村”。灌溉、道路、生产用房、2500立方米储藏冷3ff8狻350平方米包装车间、科技服务中心、科技示范园区监控监测系统、智能果品分选包装线等软硬件设施陆续配套完备,一座现代化、高标准的梨产业园区在常村这个小山区里已初具规模。“每年参与公司季节性劳作的贫困人口多达300人次,年均发放季节性劳务工资50余万元,人均年收入已超过1万元。看到大家挣了钱,我也很开心!”侯志强的笑容始终挂在脸上。

  生态旅游扶贫:村里有活力,百姓有盼头

  行走在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寿阳县西洛镇南东村,平展的硬化道路、整齐的太阳能路灯、院墙上彩色的农家生活画、独具特色的地窨院(圪洞院)、古老的三官庙、五佛殿,以及可以采摘居住的“窝窝头山庄”,让人很难想到,这里曾是基础设施建设滞后、文物古建损毁严重、村容户貌水平落后、村集体经济十分薄弱的国家级旅游扶贫重点村。

  南东村党支部书记侯志敦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为了让破落村换新颜,一支年轻而富有活力的下乡团队走进了山穷水尽的南东村进行精准扶贫。“除对三官庙及古戏台、五佛殿进行修复外,村里还实施了道路护坡、村容村貌整治、水利灌溉等多项配套工程,累计投入1170多万元。这也为南东村乡村旅游快速发展和多产业融合打好了底子。”

  “窝窝头山庄”的张红光夫妇是南东村创业致富的带头人。四年来,二人不仅先后为30余名贫困人口提供了就业岗位,还带领南东村及周边各村400多户贫困户销售笨鸡蛋、特色水果、小杂粮、特色手工艺品等农副产品,对南东村乃至西洛镇贫困人口增收起到了巨大的带动作用。

  据南东村第一书记武伟介绍,四年来,南东村接待游客达46万余人次,南东村贫困人口依靠发展杂粮种植、设施蔬菜、水果采摘和农副产品销售等渠道增收致富,人均收入达到8000余元。如今,南东村已实现了整体脱贫。

  “在咱这南东村沟底,四年里先后有三部抗日题材的电视剧组入驻取景拍摄,并且雇用本村贫困户参演群众戏,我还演过日本人呢,哈哈!”南东村村委主任李喜全爽朗地笑着说,“这不仅让贫困户有了些收入,同时保留的大量布景,也为将来打造南东古村沟底影视城奠定了基础。”

  如今,以乡村旅游产业为主,多产业协调发展的南东村,不仅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游客前来观光体验,许多在外务工的年轻人也纷纷返乡创业。“现在生活好了,村里有卫生室,有‘爱心超市’,有公共厕所,扶贫工作队员还帮着采购生活用品送到我们手里。如今家里俩孩儿也有了出息,我们都不想出去了!”脱贫户白天真笑着说道。

  “绣花儿”式扶贫:为贫困户办实事、谋福祉

  沿着上湖乡上湖村的坡路,记者走进了已有75岁高龄的脱贫户侯治光的住所。屋外的院子收拾得既干净又简洁,屋子是典型的北方窑洞,里屋倒炕靠窗、外屋锅台待客。朴实憨厚的老人家招呼我们进了屋。

  “这院子是去年新修的,屋子也是新粉刷的。”侯治光告诉记者,由于房屋年久失修,朝南的房墙都塌了,老伴儿四年前因病瘫痪,且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疾病。乡里了解情况后,去年出资1.4万元给他们老两口改造了新房,同时还提供医疗方面的政策帮扶,对住院、吃药的报销进行全程陪同、帮助。

  据上湖村党支部书记董永福介绍,通过采取健康扶贫“双签约”,即当地的卫生院医生和村干部,与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老百姓“一对一”履约服务,不仅实现了服务模式从“被动服务”转变为“主动上门”,服务理念也从“疾病诊疗”转变为“健康管理”,使贫困户真切感受到了党和政府的关心和温暖,增强了大家的健康意识,也提高了老百姓的满意度和获得感。

  “给老伴儿吃的60多元的药,我们只要出5块就好,每年能省下2000多元的医药费。申请的慢性病报销今年也全报了。王瑞生医生(签约的家庭医生)也时不时来看我们,心里挺感谢的!”侯治光向记者说道。

  扶贫无小事,件件总关情。家住上湖乡段庄村的李昧牛已年过八旬。结合家庭实际情况,乡里为老人家实施了庭院经济养殖项目,通过搭棚养鸡增加收入。寿阳县扶贫办主任曹长青告诉记者,在喂养良好的情况下,一户养50只鸡,每日约产20个蛋收入30元,每户养鸡年收入就可达5000元,有效地帮助了因缺地致贫、缺劳动力致贫、自身发展不足致贫的贫困户们创收。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经过几年来的精准识别、认真走访、因户施策、精准扶贫,寿阳县已累计7212户14002名贫困人口实现本质脱贫,21个贫困村实现摘帽。”在寿阳县委副书记田晓宇看来,扶贫是重要的民生工程,精准扶贫任重而道远。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

  • 大卫马库斯:Facebook 和 Novi 将如何修复支离破碎的支付系统
  • 美国 CFTC 专员称该机构对加密货币衍生品有广泛的执法权
  • Polkadot 官方发文:使用 Crowdloan 机制参与插槽拍卖
  • 比特币重返5万美元之后:市场与监管的博弈仍将继续
  • 德勤:76%的财务高管认为数字资产将在5-10年内取代现金
  • 去中心化的 Stake 价值如何?深度解析 Lido Finance
  • 比特币链下交易带来数十亿美元市场,区块链扩容有哪些新机会?
  • NFT 破圈会是加密行业的新曙光吗?
  • 喜茶店员拿错饮料顾客喝下后入院 官方道歉 网友:喜茶变洗茶
  • 起底微商宫妙:股权激励、夸大宣传、多层次计酬......
  • 山东芳法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多级分销,市场运作模式成疑?
  • 阿里系“十荟团”陷裁员、关闭危机,社区团购或大洗牌
  • 号称“不老药”的NMN,“真产品”OR“真营销”?
  • 林文钦家属:蔚来涉嫌帮助毁灭、伪造证据获立案受理
  • 网曝有人售重庆某高校女厕偷拍照片和视频 警方:抓获一名嫌犯
  • 柏岁慷能治病吗?肝癌晚期也能痊愈?“柏岁慷”固体饮料或涉嫌虚假宣传和传销
  • 韭菜收割机ZT交易所ZSC智能链、项目无审计、币价跌幅达百倍、ceo被抓、血肉横飞请远
  • 寻山优品养鸡最新消息:“寻山小香鸡”传销案:1年多时间发展7万人,收取购鸡款5亿
  • 危险的“灵修课”:有学员拉新人才能毕业,有学员培训后精神失常
  • 推广人员涉嫌伪造上市公司《谅解备忘录》,“见康乘”究竟以何见长?
  • 官方公众号因涉嫌欺诈遭屏蔽,揭底以“七大级别+九大好处”为卖点的众力邦
  • 以风力发电为幌子非法吸收资金数千万,湖北春来公司与“吴氏家族企业”背后的黑幕
  • 目目瞳学:消字号产品宣称可针对多种眼疾,案例不断是否可信?
  • 深圳知名内衣经销模式涉嫌传销,宝妈做微商补贴家用“踩雷”
  • 全民医美,追踪调查:医美事故频发,5年间投诉量增长近14倍
  • 虚假宣传不断、三大团队出逃,微商魅树名存实亡
  • 又一拼团类项目提现困难!“绿色篮子”恐怕要成“黄色篮子”
  • 欠下2.7亿,被堵门追债!忽悠5000万人的赚钱“骗局”,要凉了?
  • 触目惊心!“短视频”类传销骗局涉案人数从数千万到数百万人不等
  • 心海集团变身悦赚骗局的狂妄野心
  • 两大保险巨头均遭黑龙江员工举报:人寿平安遭信誉危机
  • 香港万辉药业携“公益理财项目”进军内地市场,是“开启躺赚之门”还是上演韭菜收割
  • 分众传媒逆市暴跌!机构出逃14亿元,外资却疯狂抄底
  • 永和豆浆创始人家族陷股权纠纷:弟弟和前妻“夺取”75%股权,三年前欲A股上市
  • 金鑫珠宝黄金储值卡提现难该业务曾被爆涉嫌非法集资
  • 最近爆火的MUSO是什么?是真的区块链defi项目还是传销骗局?
  • 洋河无忌号称可以“保肝护肝”名不副实,内招期内并未实际交货
  • 眼见“蒙牛慢燃”楼塌了:兄弟阋墙的优选千通、鲜语牧场因传销案发而遭到重罚
  • 起底知识付费平台“微课传奇”传销陷阱:随便这一抓,就是一个多亿
  • 号称帮人“解债”实则陷阱!“权行普惠”仿冒银行部分受害者已报案
  • 国宾酒业涉嫌非法集资国宾集团月月分红送原始股
  • 好车主互助APP遭质疑传销+期权股背后或为套路重重?
  • 不为人知的“合发全球”内幕(五):保险业务能维护其涉传体系的持续发展?
  • 可健可康:产品有效解决各种病症?宣传问题遭处罚仍旧不知悔改
  • 成都众银淘油集自用省钱分享赚钱?获非法社会组织认可的高新技术产品暗藏哪些风险?
  • 川奇药业遭质疑:关联公司因涉嫌传销未履责进失信黑名单
  • “臻味康”夸大产品功效遭质疑:“做代理豪赚一整年”被指涉嫌传销
  • 从“智慧谷”到“腾宇健康”,操盘手是张腾予还是张涛俊?
  • 河南仲景酒业被指涉嫌传销:“拼团+股权积分”模式暗藏哪些玄机?
  • “腾宇健康”旗下产品五花八门,“康疗源草本筋骨保健液”能让人旧骨换新骨?
  • “双循环”新格局下 小i机器人将人工智能技术和产品带往更...
  • 网友建议南昌在赣江以西设立“海昏区”,市委办回应
  • “我们要扎根中国,在这里继续发展下一个30年”!进博“老...
  • 异动股揭秘:次新股板块异动 日久光电触及涨停
  • 晶澳科技跌停 财通证券西部证券中信证券高位唱多
  • ST步森盘中跌停 重庆信三威投资为第五大流通股东
  • 各地将组织摸排接收外送样本进行核酸检测的实验室
  • 2020粤剧文化交流演出拉开帷幕
  • 穿越三大“空间” 复兴中国审美
  • 山西省图举行线上线下“唱游三晋”站点直播活动
  • 备注:转载仅为传播信息,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

    Copyright @ 2018-2020 代媒财经 All Rights Reserved